中国文明观察网_传播正能量

首页 中国历史正文

罗荣桓葬礼:毛主席3鞠躬,7位元帅送行,有老兵连夜坐火车赶来

观察员6个月前1539

1963年12月,北京城被皑皑白雪覆盖,这个冬天显然格外冷。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北京医院里,医护人员在打一场“硬仗”:抢救罗荣桓元帅。


早在9月份,罗帅就因为血压高、心绞痛,以及肾功能衰竭住进了医院。入院不久,医生就给他家人下了病危单。第一时间,毛主席对医院下了4个字任务:全力抢救。不幸的是,在一次次和死神的拉锯战中,罗帅的病情却持续恶化。


对此,朱德等其他几位老帅们,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但罗帅自己却乐观得很。当时因为尿毒刺激肠胃,他已经很难进食,东西吃到嘴里马上就会引起呕吐。到最后,每一口饭他都是硬吞下去的。


每次,勉强吃了东西没有被再吐出来的时候,他总是笑着对护士们说:“又打了一个胜仗,看起来对于病也得要抗,不抗是不行的。”


一代名帅,戎马一生,打了那么多大胜仗。此时,却连咽一口饭都如此困难。每次看着罗帅强撑和大伙儿开玩笑的样子,护士们只能躲在一旁掉眼泪,生怕被罗帅看到。



病情持续恶化,到了后期罗帅不时处于昏迷状态。每一次他能挣扎着醒来,医生护士都喜极而泣。而每次看到大伙儿这种反应,罗帅倒反过来安慰:“人总是要死的,这是新陈代谢,自然规律嘛!”


这段时间里,但凡是清醒的时候,罗帅就和老帅们聊聊天。辛苦了一辈子,也就是到这时候,他才能闲下来。老帅们都知道他的病情有多严重,所以每次来看他都绝口不谈“生死”二字。罗帅知道他们的心思,只能一遍遍地告诉他们:老哥几个,一定要多保重!替我多做点事!


此后,罗帅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又一次从昏迷中苏醒后,他拉着老伴林月琴的手,低声地交代:“我死以后,分给我的房子不要再住了,搬到一般的房子去,不要搞特殊。”相伴这么多年,这话不用丈夫说,林月琴也是明白的。她向丈夫保证,这一点自己和孩子们一定做到。


说完,罗帅又一个个挨着看了看自己孩子,这些年为了工作,他也没有什么时间陪伴这些孩子。儿子罗东进这次从哈尔滨回到北京,还是瞒着父亲的。早前罗帅一直叮嘱妻子,不用让儿子回来了,让他好好上学。


但林月琴知道丈夫已经病危了,还是通知了儿子。这也是罗东进唯一一次违抗父命,他知道如果这次不回来,他将遗憾终身。回来这几天,他一刻也不敢离开。而这一次,父亲没力气责怪他的“不懂事”了。他只是对几个儿女说:


“……我没有遗产留给你们,没有什么可以分给你们的。爸爸就留给你们一句话:坚信共产主义这一伟大真理,永远干革命。”



12月16日天刚亮,医院又一次下了病危通知。此时的罗帅不仅肾已经无功能了,其它脏器也不正常,整个人已处于昏迷状态。老帅们抓住医生的手,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告诉他们:“一定要想办法!”但最终医生们还是回天乏术,罗帅于下午2时37分病逝。


罗帅是十大元帅中最早去世的一位,这一年他只有61岁。建国才十几年,还没过多久好日子,他就走了。大家都在问:为什么走得这么早啊?


为什么走这么早?是累的!


其实早在1942年底,因为劳累过度,罗帅就已经出现了尿血的症状。身边的警卫们,发现他的身体日渐消瘦后,都劝他去查一查。他推托了几次后,在战友们的陪同下找医生查过一次。可惜,那时候咱们的医疗条件还太差了,怎么也查不出病因。


当时正值山东抗战最艰苦的时候,罗帅被任命为山东军区司令员,同时他还是115师的师长。那时候他也没想那么多,想都没想就把这些担子都挑下来了。


本以为只是一场小病,平时注意休息就能养好。但谁也不曾料到,罗帅的病情越来越重。1943年3月,实在坚持不住的罗帅只能上报毛主席,希望能让他休息半年。打这个报告前,他想了很久,他就是怕有一天自己突然就倒在了战前,到时候整个队伍都会手忙脚乱。


“轻伤不下火线”的道理罗帅比谁都懂,但临阵无帅的情况更是他无法想象的。此时的他,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得的不是简单的小病。


毛主席和朱老总收到电报后,紧急商量了许久。他们不是不想让罗帅休息,而是他在山东的地位真的是无法替代的。在那紧要关头,罗帅就像是山东的一根定海神针。他在,战友们就安心;他在,毛主席和朱老总就安心。



毛主席和朱老把手上的大将都细细盘算了一下,硬是没有找到人可以接过罗帅的担子。不得已,毛主席只能复电:暂时很难休息。


那几年,这是毛主席下得最艰难的决定之一。


担心罗帅实在挺不下去,毛主席只能叮嘱罗帅身边的黎玉和萧华两人,多替他分担一些工作。此后,毛主席对罗帅的健康问题一直记挂在心,时常发电报询问病情。


与此同时,主席也一直在帮罗帅寻找名医。听说新四军来了个奥地利的战地医生,很有名气和水平,主席第一时间就通知罗帅赶紧去找他。遗憾的是,因为没有好的检测设备,医生只能判断出罗帅的肾已经出现了病变,无法断定具体有多严重。他建议罗帅好好休息。


在新四军队伍里休养了一个多月,山东战事吃紧,罗帅不得不再次返回,继续带病工作。不久,放心不下的毛主席特意让这位奥地利医生去山东照顾罗帅,主席对医生说:今后,你的任务只有一个,照顾好罗荣桓。


1945年,罗帅的病情越来越严重。9月,由于革命形势的需要,罗帅被调往东北,其实当时组织上还有一层考虑,就是东北的治疗条件相对要好一点。


到东北以后,在毛主席的安排下,罗帅到驻朝鲜平壤的苏军医院进行了治疗,诊断结果为肾癌。这一结果,对所有人来说,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。必须马上手术!但当时那所医院只是战地医院,并不具备实行肾切除手术的条件,所以院方建议尽快安排罗帅前往莫斯科进行治疗。


1946年7月,罗帅不得不前往莫斯科进行手术。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,毛主席硬是专门特批了50两黄金,给罗帅在苏联用。


50两黄金在当时,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。在毛主席看来,这钱是必须花的!是没办法节约的!不过这笔钱罗帅自己并没有花,他从中拿出一部分分给了战友的遗孤,剩下的都交还了组织。



手术很成功,罗帅的命保住了。如果当时他能继续在苏联休息,可能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大问题了。但当时革命还没成功,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,罗帅就歇不住了,他马上请求出院回国继续参加战斗。主治医生、护士们都劝他,说肾的问题可大可小,继续操劳下去是会没命的。罗帅丢下一句话:那么多战友先我而去,我活到现在就是替他们把没做完的事,都做了!


就这样,1947年5月,罗帅回到哈尔滨,又继续工作去了。当时东北形势紧张,工作任务异常繁重,这对于罗帅本就没有完全康复的身体无异于是雪上加霜。1949年的一天,罗帅在天津和一位干部谈话的过程中,突然晕倒、不醒人事。


这事很快传到了毛主席耳朵里,他第一时间派黄书则医生赶往天津给罗帅进行治疗。共事这么多年,毛主席对罗帅太了解了,他知道罗帅始终心系工作。所以派黄书则去给罗帅治疗时,他让对方带了封信给罗帅。在信中,毛主席交代罗帅不要再随军南下了,他劝罗帅: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。


就这样,罗帅一直扛着,从1942年一直扛到了新中国成立。医生们后来一直搞不明白,在那样艰难的烽火岁月里,一个患过肾癌的病人,是如何扛过7年多的时间的。而且,在这7年里,他还打了一个又一个的胜仗。咱们只能说,有时候人的意志力真的是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。


新中国成立之后,百废待兴,老帅们都有着一大摊子事要处理。那时候老伙计们就发现,每次开完一次会,别人都起身离开了,罗帅永远是最后一个走的。他靠在椅子上,要休息好一会儿,才能缓过来,站起来离开。但就算是这样,他从来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会议。



这一切,毛主席也都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他劝了罗帅一次又一次,每次都让他多休息、一定要抓紧时间休息。但罗帅就是听不进去,后来主席被逼急了,直接在罗帅上报的一份干部任免书上,写了这样一段话:


荣桓同志,你宜少开会,甚至不开会,只和若干干部谈话及批阅文件,对你身体好些,否则难于持久,请考虑。


因为这段话,同志们后来有事也都不敢再烦罗帅了。没办法,罗帅只能自己去问: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、还有什么问题没解决……


所以罗帅去世后,很多人都说:他是累死的!是的,从某个角度上来说,这话有一定道理的。


罗帅去世当天下午,老帅们收起眼泪后,开始商量如何给兄弟办好丧事。这件事,交到了罗瑞卿、谭政大将身上。罗帅是第一位去世的元帅,丧事必须慎重对待,规格自然不能低了。但当时国家并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和程序,开国元帅的葬礼该是什么样的规格,大伙儿都不清楚。


最终大家商量许久后,决定参照1950年底任弼时同志的丧事来办。整个葬礼分为3个部分:首先是遗体告别,接着是接受各界前来吊唁,最后是公祭大会。


毛主席第一时间得到罗帅去世的消息,16日晚上他要和同志们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。会议开始前,主席特意推迟了进程,带着与会的所有同志一起默哀。默哀结束,主席说了这样一番话:


荣桓同志是1902年生的。这个同志……一生始终如一……



日理万机的主席,一直记得罗帅是1902年生的,比自己小9岁。而“一生始终如一”,则是他对罗帅的评价。在十大元帅中,罗帅是唯一和毛主席一生共事的元帅。从秋收起义开始,罗帅就跟着主席,风风雨雨36年,都不曾离开。在主席的革命事业的低谷期里,他也始终如此。


这么多年的出生入死,罗帅的去世一度让毛主席陷入极度悲痛之中。他甚至几天几夜,都睡不着觉。上一次,主席身边的警卫员看见他这样,是在毛岸英牺牲时。睡不着时,主席就起来写诗,他将对罗帅的思念和不舍都付诸于笔端,写下了生平唯一一首真正意义上悼念战友的诗:


《七律·吊罗荣桓》


记得当年草上飞,红军队里每相违。


长征不是难堪日,战锦方为大问题。


斥鷃每闻欺大鸟,昆鸡长笑老鹰非。


君今不幸离人世,国有疑难可问谁?


那个无眠的深夜里,这首诗主席写了一遍又一遍,纸篓里装满了废纸。这个能轻松挥笔写出《沁园春.雪》诗词高手,这一次写得是这么艰难,纸篓的笔迹没有了从前的豪情和洒脱之气……


“记得当年草上飞”,这一句回忆,抒写着36年峥嵘岁月里的互相扶持;“国有疑难可问谁”,这一问,是36年的信任。


罗帅的遗体告别仪式,定于3天后的下午3时开始。林帅、刘伯承、贺龙、聂荣臻、叶剑英5位老帅,都不约而同提前赶到了。因为仪式开始的时间还没有到,他们都被带进临时休息室内。


当5位老帅在商量着接下来的仪式时,告别室门口的电话铃声响了,电话那头是毛主席的秘书。他通知大伙儿,主席已经出发过来了,一会就会到达。60年代时,特务活动依旧很猖獗,为了主席的安全,一般他出行都是同志们再三确认、提前很久准备好的。但这一次,他的出现显然是他临时安排的。


几位老帅知道主席对罗帅的感情,都起身走出了休息室。他们很默契地站在告别室外,一字排开,等待着主席的到来。20分钟后,主席准时到达。在他身后,还跟着邓小平、董必武、朱老总。


这么多年来,兄弟们跟着主席一步步走到了现在。此时,他们都站得笔直,就像当年阅兵时一样,跟主席一起送别老友。


仪式开始了,主席带着众人向罗帅鞠躬3次,然后绕行遗体一圈,用这种传统的方式送了老战友最后一程。随后,主席紧紧地握住了林月琴的手,让她以后为了孩子们要多保重。



这次是毛主席进北京城后第一次参加领导人的治丧活动。此时的毛主席已经70岁,已经很少再参加别人的追悼会。十大元帅中有六位是在毛主席之前去世的,但他亲自参加的只有罗帅和陈毅元帅,由此不难看出罗帅在毛主席心里的分量之重。


在罗帅的葬礼上,十大元帅另外9人来了7人,他们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战友。朱老总和叶剑英老帅都和毛主席一样,给罗帅写了悼诗。


《悼罗荣桓同志》(朱德)


起义鄂南即治军,忠诚革命贯平生。


身经百战摧强敌,留得丰功万古存。


《悼罗荣桓同志二首》(叶剑英)


毕生战斗明敌我,侪备庄严一典型。


大业方兴公竟逝,哀歌声里起雷霆。


严明公正三军冠,苦学力行不尚言。


东海朝阳南山月,清辉漫洒在人间。


当时彭德怀元帅,正在受到错误的评判。听说罗帅病逝,也急匆匆从京西赶来,向自己的老战友鞠躬哀悼。


说到这里,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奇怪,罗帅去世这么大一件事,为什么当时周总理还有另外两位元帅陈毅和徐向前没来参加葬礼呢?对于这件事,后来甚至有人各种盲目猜疑,说他们和罗帅感情不好等等。事实上,这完全是没有根据的瞎猜。


周总理和陈毅元帅之所以没来,是因为当时他们并不在国内。新中国成立后,周总理和陈毅就一直在管着外交工作。早在12月14日,他们就开始了访问亚非14国之行。这是我国第一次对非洲国家进行友好访问,它的意义在当时是非常重大的,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件重大外事活动。



他们二人出发前,已经知道罗帅在医院情况很不好了。但没办法,早就定好的行程不可能取消,他们只能匆匆出发。出访期间,他们一直很关心罗帅的情况,叮嘱在北京的老帅们一定要及时把消息转告过去。


而罗帅住院时,也一直很挂念着周总理和陈老总。还清醒着时,他经常问身边的同志:“总理他们到哪里了,安全到开罗了没?”他之所以会这么担心,是因为当时乘坐飞机还是件很挺危险的事。身边的同志们听到罗帅这么问,知道他在等,等周总理回来,他想见他最后一面。可惜,这一面终究没见着。


没见到最后一面,也不能参加罗帅的葬礼,周总理和陈老总心中怎能不伤怀?但在出访期间,他们甚至不能把这种悲伤挂在脸上。虽然不能亲自来参加罗帅的葬礼,但他们都派人送了花圈。


而徐向前元帅之所以没来,也是因为工作走不开,他当时人也不在北京。但他对于老战友的去世,他也深感痛心,不久后他写了这样一首诗送给老友:


《悼罗荣桓同志》(徐向前)


相识近卅载,战友亦良师。


建军正多赖,噩耗竟早传。


国际风云紧,敌寇常肆虐。


国家失栋梁,全军悲难绝。


何以慰英灵,奋力承大业。


所以,毛主席、周总理,还有十大元帅中的其他9人,都以自己的方式和罗帅做了最后的告别,不负一同从烽火岁月中走过来的战友情。


罗帅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,天已经黑了。几位老帅再次来到了告别室,鞠躬哀悼,目送着曾经并肩战斗的挚友遗体被抬上灵车。


告别仪式结束后,就是为期3天的吊唁罗帅的活动(20日至22日)。罗帅的灵堂,被设在天安门东侧文化宫的太庙里。在这里,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,送罗帅最后一程。


之所以给大家留了3天时间,就是因为想来送行的人太多了。当时的规定是,每天接待2万名群众吊唁,早上和下午各1万人。实在是场地问题,容不下那么多人。所以这3天时间,到场内吊唁的各界人士共有6万多人。而无法进到场内的群众数量,则根本无法统计。室外的平台上,放满了老百姓送来的花圈。里面容不下那么多人,大伙儿就把花圈摆放在外面,默默地站在外面送别罗帅。



前来吊唁的,除了普通群众,还有两类特殊的人:


一类是外国使节,罗帅在很多国家都挺有名气,各国驻华大使纷纷前来,向这位中国元帅鞠上三躬。


另一类则是罗帅昔日的老部下。很多已经退役的老兵,听说老领导去世了,都纷纷赶来,敬最后一个军礼。甚至有些老兵,从外地连夜赶到北京,一看到罗帅的遗像就伏地大哭。


3天的吊唁结束了,12月23日,首都各界在太庙隆重举行了公祭罗帅的大会。上午10时公祭仪式开始,刘少奇主祭,朱德、邓小平等人陪同。此后哀乐声响起,全场一万多人都肃立默哀悼念。


公祭后,罗帅的骨灰被送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存放。送别的群众里,早已是哭声一片。而灵车经过之处,机关和部队也都降半旗表示哀悼。谨以此文,悼念罗荣桓元帅。



本文原作者为魂说,原文网址为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933617894840484363/,转载请注明出处!如该文有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,谢谢合作~

中国文明观察网_传播正能量 http://copcsc.org/ls/1326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上一篇:盛极一时的契丹族,最终销声匿迹,56个民族为什么没有契丹族?

下一篇:志愿军与美军的首次肉搏战,这一战真正了解美军,到底有几斤几两

(¬_¬) 还不快点抢沙发!!!

扫一扫二维码,添加客服微信